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直播

Redirecting

這部國產硬科幻,特效團隊居然不是工業光魔,不是維塔,居然是來自國內的moreVFX

437次 2019-03-07 zleader

先上視頻,看了再說:

 

如果說故事是電影的內核,視覺特效對于一部科幻電影來說,則代表著想象力的延伸,是讓觀眾產生合理聯想的火種,也代表著一部電影的審美。《流浪地球》收獲好口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看到了區別于好萊塢的屬于中國語境下的視覺特效。視覺特效不出戲,不跳脫,不尷尬,才能讓故事更有說服力。

 

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視覺特效團隊,大多來自中國。2003 個鏡頭大體可分為地下城部分、發動機部分、地表部分、太空部分,由來自 6 個不同的特效團隊共同完成,他們分別是中國的 MORE VFX、橙視覺,總部位于洛杉磯的 PIXOMONDO(北京和斯圖加特),韓國的 MacroGragh 和 DexterStudios,北京的 LuxaStudio 光之祿。

 

9 個半月的 800 個鏡頭,都挺難的

 

站酷網:《流浪地球》總制作了 2003 個特效鏡頭,MORE VFX負責了哪些鏡頭?

 

趙浩強:我們負責了 800 多個鏡頭,其中有 400 多個高難度的鏡頭由 MORE VFX 內部制作完成,另外約 400 個鏡頭是由我們主控,與韓國的 MacroGragh 特效團隊合作完成。MacroGragh 從《悟空傳》的時候就開始合作了,所以我們非常了解他們的制作實力,溝通上也有一些經驗,片方也希望我們能夠盡量多承接一些鏡頭,所以我們就想說和他們一起合作來制作。我們主要去把控制作的質量,跟 MacroGragh 溝通導演對整部片子的要求,需要制作的內容等,按照他們各鏡頭的完成情況,我們這邊會去做檢查跟溝通,確保這個東西是導演想要的。

 

核心場次制作包括全 CG 制作的行星發動機和壩體、內外連接橋、發送機周圍的采石場和臍帶氣流以及電影最后的木星沖擊波。這也是全片最難的視效之一。

中國的 MORE VFX 承接了全片最多也最重要的 800 多個鏡頭,這些核心鏡頭是如何制作的?首次制作科幻電影視覺特效,他們是如何分工的?收獲了哪些寶貴的經驗?作為電影的幕后英雄,他們的感受是什么?帶著這些問題,我們采訪了 MORE VFX 視覺特效總監趙浩強和視效制片人蔡猛,聊聊視效創作背后的故事。

具體的場次有電影一開始的北京冰封國貿,北京發動機壩體停車棚,礦區采石場;電影最后救援隊行駛前往蘇拉威西發動機,發動機上運載車穿越大橋,發動機重啟,劉啟在橋上看引擎火焰沖向木星,地球受沖擊波沖擊,劉啟、朵朵、TIM 掉落橋下和最終地球獲救;太空視角看地球發動機,臍帶氣流及沖擊波相關鏡頭;電影最終的幾年后的北京,劉啟、朵朵、李一一再次踏上征程的部分。

MacroGraph 制作的部分包括:電影一開始引言中建設中的行星發動機、洪水救援、眾多火箭發射、老韓抱著小劉啟進入地下城的鏡頭;老韓開車進入濟寧補給站;遇到王磊救援隊的冰原追逐;上海中心電梯內逃生,到最后老韓被冰凍的部分;小分隊穿越晨昏線和進入破損的馬尼拉補給站鏡頭。

 

 

站酷網:《流浪地球》為什么會選擇MORE VFX?

 

蔡猛:片方主動找到了我們,北京文化的制片人韓璐女士以及制片人張寧先生之前都與我們有過良好的合作,而且導演郭帆先生和制片人龔格爾先生對我們之前的作品也了如指掌,所以與導演、制片人見面后,大家覺得認知度和熱情度上挺契合,很自然的就促成了這次合作。

 

 

站酷網:視效總監和視效制片人在一部電影中的職責是什么?如何分工合作的?

 

趙浩強:視效總監的角色是一個橋梁,主要負責視覺效果。其工作內容可以分成兩大部分,一個對外,一個對內。對外是直接跟導演溝通聯系。拿《流浪地球》項目來說,一開始接觸這項目時,我們拿到它初版的剪輯小樣(大約3小時)以及片方提供的概念設計圖、分鏡等,那個時候還沒有完全定剪,我們會先分析每個鏡頭可能需要的特效內容,根據類型和單個鏡頭的量,跟片方溝通預估的工作周期、工作內容、預算等。前期溝通好了,內部再進行下一輪制作細節的溝通,細節跟片方敲定后,我們內部就會開始正式制作。正式制作的過程中,某個環節已經做到一個程度了,某一場已經做好了,會先給到導演審核,看看還有哪些修改的方向,再統一意見,反饋到內部制作人員,進行調整。

 

對內的話,第一步則是整理制作需求以及把控流程,讓每一個部門清楚的知道在這個項目上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做到什么樣的程度,導演對畫面和效果的要求等等。

 

蔡猛:視效制片人核心的工作是項目中的商務談判,合同擬定,總的資金和周期管理。項目中視效制片人主要控制周期和預算。當出現任何問題可能會導致或已經導致預算超支或者周期超期的情況下,視效制片人與總監需要商量妥善的解決方案,一個項目能在周期和預算內,并且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是需要雙方共同合作完成的。

 

 

站酷網:MORE VFX的團隊架構是怎樣的?在電影項目中團隊是如何分工的?

 

蔡猛:我們公司分成項目架構、管理架構兩個主線。項目構架中,視效指導、視效制片人帶領各個制作環節的組長一起 breakdown,擬定項目中的 workflow,pipline 等等前期籌劃工作,組長們和項目制片將詳細的制作任務安排到制作人員進行制作。

 

電影項目中團隊的分工主要是按照各部門所負責的內容來開展的,各環節之間是一個承上啟下的關系,比如說設計部門,他們主要是項目前期和項目進行中進行概念設計和氣氛圖的制作,在制作時不僅需要按照導演和視效總監的要求進行制作,更加需要考慮到資產和 layout 及三維部部門的需求。

 

 

站酷網:這次的特效制作最難的是哪部分?

 

趙浩強:其實都蠻難的。一個是我們負責的都是比較大的場景鏡頭,很難找到很好的參考。而且很多鏡頭它是從宏觀到相對比較微觀的場景,怎么組裝,怎么渲染,整體的 layout 如何把控,鏡頭如何運作,量非常大。

 

蔡猛:時間緊、任務重,最最核心的問題就是視效體量前所未有。一方面我們在制作中沒有太多相關契合的參考,很多內容只能試探性地做出來與導演碰想法,在這個基礎上再豐富,這就需要總監對于導演到底想要什么非常的清晰,否則會出現比較嚴重的制作事故;另一方面,這么大體量的模型(動輒幾十幾百個千萬面的資產組裝、拼接在一個畫面中)怎么組裝渲染是非常大的技術問題,需要內部通過流程、技術研發相對應不同的問題去解決。

 

 

站酷網:多家視效公司同時制作,如何高度統一電影的視效風格呢?

 

趙浩強:我們有互相共用的資產。因為各制作公司所負責的鏡頭景別不同,對于資產的精度要求也不同,同時各家的制作平臺不同,即使提供了資產也沒辦法直接使用,基本上都得根據提供的資產重新按照內部要求調整一遍,沒辦法直接用。

 

舉個例子,項目開始初期,劇組計劃提供行星發動機資產給到我們,然而收到的資產是導演沒有通過的版本,并且行星發動機資產數據量和制作規范是無法用于實際制作的,于是我們與導演溝通,按照導演要求重新設計了引擎發動機腿部結構,增加了細節,并且重新優化了行星發動機的資產提供給其他制作公司。

 

再比如車的部分,軍車、工程車是由 PIXOMONDO(北京和斯圖加特)制作的,箱型車是由橙視覺提供的,我們這邊會把箱型車的箱子拆掉換成一個斗,做完我們再提供給其他公司。在這個過程中,導演也會把控,他會把他認為好的效果給到其他制作公司參考。

 

 

站酷網:電影的周期多久,MORE VFX 團隊一共有多少人參與這個項目呢?

 

趙浩強:周期是 9 個半月,項目前期與劇組溝通是 2017 年底開始接觸 2018 年 3 月正式進入制作周期。我們北京這邊 200 多人,基本上全上了。前面提到的幾家視效公司是同時進行的,像這種大的項目,一般來說,好萊塢是一年半左右的時間比較合適,所以必須同步做。

 

(MORE VFX北京團隊合照)

 

 

站酷網:這期間有沒有其他的項目進來呢?

 

趙浩強:資產大約兩三個月就制作完畢,完成后大部分人就可以做別的項目。有部分制作人員會根據燈光渲染、特效等反饋去做修改,所以不需要那么多人一直 stand by。

 

我們的策略就是把大的東西先組裝出來,組裝出來一定要串成整場,串出來之后才有辦法在這個基礎上去想哪個地方加什么東西。加這些東西的時候我是可以讓它服務于所有的鏡頭、畫面,還是說有些地方其實我需要再做微調,或者哪些鏡頭還會缺一些細節或者根據鏡頭去調整 layout,所以整體來說是這樣的一個反復調整的過程。

 

 

站酷網:導演對你們的要求是怎樣的?

 

趙浩強:導演其實也是一個細節控,他對于細節這方面要求是比較多的,對于科幻類型的大場景,他的要求其實已經跟好萊塢要求的品質非常接近了。

 

導演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表達什么,這點很重要。他對特效行業也比較了解,所以跟他溝通非常方便。他知道技術的難點在哪兒,他也知道有哪些方法可以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第一次硬科幻項目,被虐得很興奮

 

站酷網:有沒有想過《流浪地球》視效的口碑這么好?

 

趙浩強:其實就是經歷吧,需要很多年的積累,不管是技術儲備還是工作經驗,也需要等待機會。如果說沒有科幻項目的機會,沒有導演的要求,也不見得一定會到這么高的水準。這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站酷網:沒有興奮感嗎?

 

趙浩強:我們同事都挺開心,挺興奮的,被我虐得很慘,哈哈哈。

 

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做這么大的項目,鏡頭量也很多,團隊會有很大的進步。我自己本身也有參與過好萊塢的項目,所以我們在大場景這方面的鏡頭已經開始接近好萊塢了。

 

 

站酷網:你們知道要做一部這樣的科幻電影的時候,第一時間的感覺是什么樣的?

 

趙浩強:剛接到這個項目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準備去買睡袋,買枕頭。

 

 

站酷網:要加班了,哈哈哈哈。

 

趙浩強:這是肯定的,怎么說呢,這個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情,這是一個團隊,兩百多人的溝通成本和時間你可以想象,怎么樣把這個東西告訴他們,用什么方式告訴他們,參考資料或者視頻、圖片參考等等是否準確,不要說制作,光這一塊就是很大的工程。

 

 

站酷網:你們找的資料是指美學風格方面的,還是指科學方面的,能讓視效更合理?

 

趙浩強:都會有。我們找東西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真的去找實拍的,或者是找一些科學原理的東西,另外一方面也會參考一些其他電影的制作手法。

 

 

站酷網:制作《流浪地球》和其他的電影項目,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呢?

 

趙浩強:各有各的難點,科幻電影,更多是科學原理。《流浪地球》來說,另一個最麻煩的點是它真的太大了,體積太大了,怎么把控是它非常困難的點。

 

比如說要讓大家看到人物,同時看到引擎的火焰,也要看到木星。火焰和木星是亮的,而且是很亮的東西,怎么樣去把空間營造出來?我們的方案是中間有云層被吸上去,運用了背光的效果,把木星和火焰分離并營造出空間感。

 

 

站酷網:在這次參與《流浪地球》項目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蔡猛:項目在交片的前一個月,導演需要我們再幫著完成 33 個高難度鏡頭。剛開始聊的時候,數量比 33 還要多,后來我們綜合公司整體的人力和周期情況,我們接了 33 個高難度鏡頭,并且這些鏡頭是重新做了氣氛圖,重新做了資產優化并共享給其他團隊。這些鏡頭交到我們手上的時候,真的每天都很煎熬,全公司總監、各個環節指導全都上了,每天公司都燈火通明,好在都完成了,導演還挺滿意。

 

 

站酷網:項目留下了哪些寶貴的經驗?

 

蔡猛:對于制作而言,我們積累了很多寶貴的經驗,特別是 layout 環節場景拼裝,同時特別復雜的鏡頭,比如影片開始時候的長鏡頭,雖然過程很痛苦,每天熬夜加班,但是大家還是感覺很激動很滿足,我們為中國科幻電影的起航做出了我們力所能及的貢獻。

 

 

 

視效人才培養,還是要放到項目中去

 

站酷網:剛剛也提到了,項目本身的鍛煉會帶動國產電影制作水平的發展,除了這個,還有哪些影響因素?

 

趙浩強:人才方面的問題肯定會有的,畢竟不像國外電影工業體系那么成熟,他們對培訓體系或者說產權合作方面相對來說是比較多的,比較密切。還有一些政府上的資源,相對來講也是比較充沛的,也相對是比較完善的,比較對口。比如說PIXAR,為了配合他們政府在旁邊蓋了一個發電廠,建廠滿足他們電力的需求。而且除此以外,設備和設施也會有影響,比如說虛擬拍攝、面部捕捉系統等等,在整個產業鏈里面,他們都是非常有經驗的。

 

 

 

站酷網:MORE VFX 對人才的培養有什么長期的計劃嗎?

 

趙浩強:我們有自己的理念和文化,希望盡量和優秀的人才做長期的配合,像大家庭一樣。創始人的想法是想做百年老店,像國外的大廠一樣。

 

另外,人才培養這個東西是相輔相成的,這幾年我們的項目比較充足,有一些大的項目,我們可以通過項目培訓,積累了很多項目上的經驗,這些經驗都會整理出來,作為內部的培訓、教育教程,雖然沒有很完善,但是至少在往這方面去做。不管你進來,你是一個白丁,還是有一些經驗的,都會比較快的融入到公司,知道我們的制作需求。

 

 

站酷網:你們招人的時候有什么要求?什么樣的特效人才更符合要求?

 

趙浩強:我們比較看好綜合能力,為什么這樣說呢?技術不是最難的,難的是溝通和審美能力。一個電影項目不是一個人的事,需要和很多部門溝通。技術再出神入化,也是不夠的,你做出來的東西不見得是導演想要的。

 

 

 

和好萊塢相比,我們還缺很多經驗

 

站酷網:目前我們的電影制作水平和好萊塢差距大嗎?

 

趙浩強:分類型,像這種大的場景特效,我們的確越來越接近好萊塢了。

 

《流浪地球》里沒有太多的角色特效,你再看一下熱映之中的《阿麗塔:戰斗天使》很多生物特效。

 

我們現在的階段,解決的是有沒有的問題。我們做的場景特效,好萊塢可能一下能做出 20 個版本,但我們目前只能做到兩到三個,只是說這兩三個版本完成度是夠的。

 

但創作這種東西會有不停的想法,時間和能力上我們只能做到這個程度,能不能精益求精呢?是可以的。不過像《阿麗塔:戰斗天使》這樣的生物特效高度,目前國內還沒法達到,這也是我們接下來要克服和挑戰的難題。

 

 

站酷網:存在這些差距主要有哪些原因呢?

 

趙浩強:很多方面,一個是需要足夠的項目支撐,還是要回到最終的需求面。如果有很多項目支撐的話,練功練多了真的是可以的,這是經驗的積累。在好萊塢,二十幾年前就有《侏羅紀公園》,我們這邊還是零的狀態。

 

而且他們那個時候有很多很厲害的人,包括是學習電腦圖形圖像學的人,有很多厲害的專家組成的一個團隊慢慢去做,慢慢擴散出來。中間積累了很多電影經驗。不管是《復聯》或者是《星際穿越》這種硬科幻的電影,他們是整個體系,是從攝影、服裝道具等方方面面,不單純是特效這一塊。他們的經驗積累比我們來的更高。現在我們整個過程都是先模擬學習,必須都經歷一遍,就像打游戲一樣,要一步一步通關,才知道它的真正難點在哪里。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需要時間和項目的磨煉。

 

希望通過《流浪地球》這個項目,讓更多投資人在科幻電影做大力的投資吧,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讓國內的電影制作水平逐漸成熟。

 

 

 

特效是服務電影的,好電影還是看故事

 

站酷網:你覺得什么樣的電影是好電影,一部好電影需要具備哪些因素?

 

趙浩強:這個就是個人的喜好,真的要說就是劇情,故事才是電影里面最重要的,我覺得這是第一點。特效是服務于這個故事的,要給觀眾看到的是什么東西,怎么樣把這個情緒表現出來,這些都是技巧,都是技術的展示。故事整個主線是對的,表演是恰當的,這才是一部好電影。

 

 

站酷網:一部好的科幻電影需要具備哪些因素呢?

 

蔡猛:首先需要好的故事,世界觀是建立在相對合理的科學理論基礎上,同時需要一群熱愛科幻電影的創作人和制作人,再加上強大的工業化體系和技術支持。

 

 

站酷網:怎么看待特效高于劇情這件事?

 

趙浩強:這個要看時間段,可能在五年前、十年前,比如說災難片,劇情很簡單,其實就是看特效效果。但在那個時候這種東西是成立的,觀眾的視覺體驗相對比較少。可是到現在來說,大家已經被這種東西轟炸了,到現在如果你只展示特效,不講劇情,在這個模式上賣錢相對來說比較困難,大家要看的是兼備,是故事和視覺兼備的電影。

 

 

站酷網:大家平時是如何學習的呢?

 

趙浩強:每個人不太一樣。一般來講是多看電影、看漫畫。我自己本身對物理方面比較感興趣,也有工作的需求,所以會更多去了解物理方面的知識。

 

站酷網:如果現在用一句話總結這次《流浪地球》項目給你的印象是什么?就用一句話。

 

趙浩強:很難,真的很困難,但我們完成了。

 

蔡猛:低頭做事,抬頭看天,風雨無阻,勇往直前。

 

 

站酷網:未來,MORE VFX 會在視效領域進行哪些新的嘗試呢?

 

蔡猛:已經開始了多方面嘗試,比如動畫電影、電視劇、培訓等,具體的細節沒辦法過多的透露,希望大家能夠一直關注我們 MORE VFX,關注中國人自己的視效制作。

 

 

站酷網:可以分享一下最近在做的電影項目么?

 

蔡猛:陳德森導演的《征途》以及路陽導演的《刺殺小說家》。

 

 

站酷網:好的,非常感謝兩位接受我們的采訪,今天就采訪到這里。

 

 

《流浪地球》首次硬科幻電影探索,終將會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它應該有的一筆,這一筆以 MORE VFX 為代表的幕后創作者們功不可沒,套用電影宣傳片的一句話“無論最終結果將人類歷史導向何處,我們決定,選擇希望。”哪怕一年只出產一部“好電影”,我們也選擇對中國電影充滿希望。

 

中國電影產業鏈在不斷完善,人才在不斷迭代,這期間會經歷無數次試錯,無數次失敗,無數次陣痛,市場會經歷無數次不滿,無數次失望,無數次差評,但你看,好電影就要歸來了,如潮水般,再給他們一些時間。

 

內容來源:https://www.zcool.com.cn/article/ZODkwNzY0.html 

視頻來源:http://www.morevfx.com/showcase/%E6%B5%81%E6%B5%AA%E5%9C%B0%E7%90%83/ 

推薦閱讀

  • 基礎科普!超全面的 UI 元素尺寸設置指南(上)

    基礎科普!超全面的 UI 元素尺寸設置指南(上)

    開始著手設計手機界面時,困擾著新人的除了不知道應該在界面中放什么以外,最突出的就是不知道元素應該使用的長寬數值,也是學生問得最多的問題,所以著手整理2篇文章做掃盲,一次性搞明白,在手機的界面中如何設置元素的尺寸。

  • 我是如何將頁面加載時間從6S降到2S的?

    我是如何將頁面加載時間從6S降到2S的?

    網站設計的再優秀,功能再完美,但是響應的巨慢,用戶的耐心很快會被耗光,這可能成為他最后一次訪問,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最近有幸參與到了公司海外站點項目,對于這點深有體會。

  • 百度網盤品牌升級背后的故事

    百度網盤品牌升級背后的故事

    百度網盤是百度提供的個人云存儲服務,自2013年上線至今,通過強大的技術能力以及承擔高額的帶寬成本,為7億用戶提供文件存儲、備份、分享、共享等服務,成為行業領先位置。 這5年里,我們從滿足基礎存儲需求的一款工具,到現在越來越意識到高品質和情感化的體驗對于用戶的重要性。

竹鹿產品經理為您的項目進行一對一的策劃及方案

懂設計,懂技術,更懂服務

立即溝通稍后再說

高端品牌網站 / 微信小程序 / 門戶與平臺開發 / OA協同辦公 / 大數據 / VI與包裝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直播 蓝洞棋牌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好运来快三计划免费版 捕鱼达人开发 中信彩票能玩吗c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网 江西时时2000万 蚂蚁博士计划时时彩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大乐透开机号乐彩网